白樺花白

除了一發完小甜餅和小甜肉外什么都不會寫,YYS磕酒茨/雙龍組,全職主要吃周江

[YYS酒茨] 如果茨木是个葡萄庄园主

农夫山泉的水xx系列好可爱!想要一瓶酒吞一瓶茨木,让瓶子谈恋爱(不。)

但是我这里并不卖这些,好难过。

以下是一篇由水葡萄而生傻白甜甜甜的短文,两人都是普通人(小朋友)而不是鬼族的AU。

来吧诸君,为心眼茨而震惊吧!

照例求小红心评论和关注?谢谢~

                                                                                                                

[YYS酒茨] 如果茨木是个葡萄庄园主

 

在平安京附近有一座庄园,里面种了非常多的红葡萄。

 

庄园主人的儿女们都非常可爱和好看,而其中他最小的儿子名叫茨木。

 

茨木从出生起就没怎么离开过庄园,只因为他的哥哥姐姐们都太厉害了。文科上想学习历史?青行灯姐姐不用拿著书都能准确地说上很多段。学习书法?判官哥哥握着小茨木的手,一笔一划能写出几十种字体。武技方面,想学习拳脚功夫、摆弄刀枪?二口女姐姐出拳快狠准,而链鼬三胞胎就什么武器都用得来。基本上自给自足的庄园令现在十岁的茨木,除了偶尔祭祀时会和家人一起去神社外,很少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和人。

直到今天。

 

庄园里一向比较安全,所以照顾茨木的仆人就很放心地让他一人在葡萄地那边玩,而自己则在葡萄地旁的小屋里坐着缝补衣服。茨木穿着小小的木屐啪嗒啪嗒地追着一只蝴蝶在葡萄架下绕来绕去,不知不觉就间绕到了庄园的围墙附近。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顶着一头暗红色头发的小孩子正爬过他们的围墙,想从墙上跳下来。

 

茨木:“……哇,葡萄妖!”

 

那孩子被吓得摔了下来,但跌坐在地上时还不忘回一句:“我不是葡萄妖!”

 

茨木急忙跑过去扶起他。“青行灯姐姐说所有东西都可能孕育出妖鬼。你在这里出现,所以你一定就是这片葡萄地里的葡萄妖吧?”

 

红发的孩子站起后顿了顿,一脸不耐烦:“我说了,我不是葡萄妖。你也在这里,难道你也是妖吗?”

 

“可是你的头发是红色的啊?跟我们的葡萄颜色很像!”茨木笑得眯起了眼睛,挺开心地戳了戳那孩子的脸:“妖精摸上去居然是暖的!——葡萄妖,你有名字吗?”

 

‘葡萄妖’按捺著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拍开了茨木的手。“你别乱戳,我真的不是妖。我叫酒吞!”

 

茨木抿了抿唇,然后就开始跟这个叫酒吞的孩子理论了起来。从“我没见过你,你不是我们庄园的人”到“但你出现在庄园里了,所以你一定不是人”,特别有理有据,令酒吞都不好意思说出自己其实是来偷葡萄的。

 

酒吞的父亲很早就离开了他的家庭,所以他一直被他的母亲独力养大。虽然他的生活不算太糟糕,但因为母亲忙碌无法看管他,所以他时常会跟一些调皮的孩子一起玩。最近几天他的伙伴们就盯上了这庄园里的葡萄。

茨木家的庄园是平安京附近唯一一处栽种葡萄的地方,他们的果子香甜昂贵,基本上都被酒商和贵人们包下了,平民可能一辈子也尝不到一次,所以在这一带非常有名。不过庄园防守森严,进去偷东西被逮住的后果非常严重,于是有几个嘴馋好奇的大孩子就商量着半哄半迫地让他们中最小的酒吞童子去偷个几串让大家尝尝鲜。

 

酒吞看着眼前衣着光鲜亮丽的孩子,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只得抿抿唇道:“我……我也说不清,你爱说是葡萄妖就是吧。那你又叫什么名字?”

 

白发的小童一副开心好奇的模样。“我叫茨木!既然我们知道对方的名字,我们就是朋友了——对了酒吞,故事里的妖都很厉害的,你呢?”

 

被茨木跳跃式思维打得有点茫然的酒吞呆了呆,竟然被引导着在脑中努力地思考起了自己有什么‘厉害’的地方,然后:“……我会打架?”这话倒是真的,穷孩子总是在摸爬滚打中能学会一些拳脚功夫,所以虽然茨木看上去吃好穿好,但酒吞怀疑自己在十招以内就能把他打趴。

 

怎料茨木听到后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就差手舞足蹈起来了:“这个我也会!我的另一个姐姐教过我——酒吞,我们决斗吧!”

 

糊里糊涂地,本来只是来偷葡萄的酒吞被茨木拽到了片相对空旷的地方,而且马上就要开始(他认为)殴打眼前庄园主的孩子。对此酒吞深感惶恐不安地想万一这时官府来人,他就怎么也说不清了。不过他倒也没有忘记自己来庄园的目的,没管还认为自己是葡萄妖的茨木会怎么想就提出自己赢了要带走几串葡萄的要求。

 

茨木小朋友答应后脱下木屐摆出架势,酒吞也只好硬着头皮站好暗暗决定下手轻点。

 

只听茨木一声轻喝就快速跑到他的身前抬腿猛地一踢,红发的孩子几乎像本能一样抬手格挡,另一面则出手想抓住茨木的脚令他失去平衡。不过茨木的反应远比他想象的快,踢出一脚后顺势转了一圈就再出拳。

 

酒吞双目圆瞪急退半步,侧身避开之余也马上认真了起来回了一记右勾拳,却也被茨木险险避过。两个孩子你来我往、拳脚交加,不多时就过了好几招,脸上的表情也都严肃了起来。茨木的武技是一招一式学回来的,所以拳脚功夫非常扎实规整,但酒吞就正好相反,在街头和别的孩子打架让他除了学会以本能应对攻击外,也让他的武技以实用性远大于美观性。事实上如果酒吞不是不想让这个小少爷惊觉世途险恶,他早就用上些街头混混的阴损招式打败茨木了。

 

几轮后酒吞开始终结出了茨木出拳的方式和套路,心中也有了主意。他眯眯紫蓝的眼,突然一错身卖了个破绽,果不其然茨木便一下子跟上一拳,然后双手就被酒吞抓住整个扯到了他的怀里。

 

“呼…认输吗?”他轻轻喘着气,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笑。而茨木就喘得更厉害了,额间挂着细细的汗珠,却是大笑起来。

 

“酒吞你好厉害!我决定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挚友了,挚友,你能教我怎么打架吗?”

 

再次被茨木震惊了而且突然升级被为挚友的酒吞:“……哦好——等等,既然我打败你了,你能给我一点葡萄对吗?”

 

面对新晋挚友的要求茨木自然是马上答应,于是在他挑挑拣拣后两个小孩子就站到了一个葡萄架下:“这里这几串应该是最熟最甜的了……可是我不够高够不着它们。”

 

的确,葡萄架对两个小朋宇来说还是太高了点,就算跳起也很难摘下一串葡萄,反倒可能伤了那紫红多汁的果子。茨木歪歪头想了下便建议道:“要不你骑在我肩膀上去摘?那应该就够高了吧?”

 

酒吞有些怀疑地看了看眼前似乎瘦瘦小小的小少爷,最后下了决定。“你骑在我肩膀上吧。你看上去好像很容易摔倒,而且你应该比较清楚怎么好好摘葡萄。”

 

一番议论后茨木终于接受了这个安排。酒吞在一串葡萄下站好然后蹲下,让茨木骑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再慢慢地、有点不稳地站起。

 

茨木伸直了手努力地拨弄着,终于掐到了那串葡萄的梗然后使劲一拽,把它扯了下来。

 

“挚友,我摘到——”

 

“——你们在干什么?”两人身后突然传来成年女子的一声大喝,两个小孩都是一惊就摔到了地上。耳畔传来女子跑过来的声音,酒吞马上慌了起来。虽然茨木以为他是葡萄妖,但他可没忘记自己是来偷东西的,被抓到就要送官了。他低声快速地道了声抱歉和再见,就一把抓起摔倒了的茨木身旁掉下的葡萄爬起跑了。

 

远远地,酒吞还能听到茨木喊着“挚友记得再来找我玩”的声音,但他不敢回头就快速地爬过围墙,离开了庄园。

 

一路跑得离庄园很远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衣兜里不知为何竟然放着茨木的一只木屐。酒吞本来想扔掉那只小小的鞋子,但脑中突然想起茨木闪闪发亮的眼和高兴地喊着挚友的模样,红发的孩子鼓了鼓腮帮子就收回了那只木屐。

 

好歹算个庄园冒险的纪念品吧,酒吞想,毕竟他很可能再也回不去了。那些贵人们总是不可能让他们的孩子和自己这种贫民相处的,而且茨木这么傻,若他遇上的不是自己而是什么歹人,大概结果会不堪设想吧。

 

只是酒吞不知道他这番想法只对了一半。

 

晚上仆人把事情禀告了庄园的主人,茨木就开始又撒娇又耍赖地哀求自己的父母,让他以后能继续和他的挚友相见。“挚友不是坏人,我知道的!我们都在一起一个下午了,如果他是危险的人他肯定已经对我出手了,但他只是在跟我聊天啊!”茨木自然隐去了他们打架那一部分不提。

 

但他的父亲就皱了皱眉,一脸担忧地摇头:“不行,茨木。坏人不能从表面看的,他今天没有袭击你,可能只是没来得及。万一以后你们真的做了朋友,他让你离开庄园和他一起去玩你也会答应吧?你也知道村田先生的女儿被坏人诱走了的事情,我不能冒这个险。”

 

没等茨木多跟他的父母哀求,他的父亲就向所有仆人下令要看好家里的孩子们,并且加强了庄园的保安。而他的母亲则开始替茨木安排跟其他官贵人家的孩子见面交朋友,希望让他尽快忘记那天跑进来成了他‘挚友’的穷孩子。后来茨木也跟他的父母提了好几次想再见到自己的挚友,但基本上都被无情地拒绝了。

 

所以小酒吞就再也没在小茨木面前出现过。

 

不过酒吞错了的地方就是茨木其实并不傻,因为茨木在看见他翻墙进来时就猜到了酒吞大概是个小偷。一开始他故意把酒吞当成葡萄妖,就是因为想先装傻留住他,再伺机找人来抓住敢进他们庄园的小贼。

不过聊了几句后,茨木就发现眼前的孩子应该并无恶意,就算是想偷东西也是小打小闹,所以就放下了点戒备转而真的和酒吞闲聊起来。

 

茨木没见过除了自己亲属外的孩子,所以对从外面世界进来的酒吞也有了点好奇。不知不觉地,他就把自己在书上看过那些关于友情和朋友的描写都投放在了眼前红发的孩子身上。这是茨木的第一个朋友,他想着他们可以一起玩那些好像很有趣的游戏,还可以一起去夏日祭,再在捞金鱼的摊子旁蹲着小心翼翼地用纸网捞起灵动的小鱼。

 

当然,在摘葡萄时茨木也是故意隐瞒,没让酒吞知道附近其实就有梯子,毕竟骑肩膀这种动作他常常看到镰鼬三胞胎一起做,但他们总说这对他而言太危险了。

 

但是,茨木当时心想,现在我也有我的挚友了,所以我也能骑肩膀啦。

 

不过后来被禁止再见到酒吞后,他又只能想着,现在我也有我的挚友了,等我找到他,我就也能骑肩膀啦。

 

一晃就是十多年过去了,茨木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挚友,但也不曾忘记他。恰恰相反,他甚至会开始想象酒吞长大后的样子。他的挚友肯定会非常完美,高大挺拔、英勇强壮,而且应该会比小时候更聪明。

 

长大后的茨木掌管了葡萄园,时常要和很多的达官贵人和酒商、酿酒人们谈生意。最近平安京中就有一位非常年轻而且骄傲嚣张的酒商横空出世,以酿制非常特别、让人一试难忘的酒闻名。

最近这位酒匠便联系了茨木的庄园谈合作的事情。

 

酒商推门而进的瞬间,茨木的眼睛就亮闪闪地锁在他身上。那人的头发是深红色的,像红地球葡萄一样;而他的眼则是蓝紫色的,像赤霞珠。

 

年轻的酒商笑笑,从身边的行囊中拿出了那只小小的木屐:“茨木,这鞋子本大爷已经替你保管得够久了,物归原主。”

 

茨木家的葡萄妖挚友回来了。

 

(之后他们喝了点酒,就干了个爽)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