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花白

除了一發完小甜餅和小甜肉外什么都不會寫,YYS磕酒茨/雙龍組,全職主要吃周江

[YYS酒茨] 如果茨木是个一杯倒

最近我的朋友问,为什么明明茨木和酒吞会一起喝酒,葫芦酒结界卡却吸引不了茨木呢?

我说,因为网易不想我们轻易地有茨木啊,哼。

她说,不,其实是因为茨木的酒量太差了!每次和酒吞一起喝酒,喝不了几杯他就会醉得不省人事,所以酒吞才会说茨木不能安慰和陪伴他!

哇好有道理哦,我要写文了!

此处其实应该有酒后乱X车,但我暂时不想开,任性。所以让我们从另一个方向,探讨一杯醉茨木的无限可能性吧。

耶。

最后,例行求小红心评论和关注啦!

-----------------------------------------------------------

《如果茨木是个一杯倒》


在八岐大蛇之乱被解决干净后,酒吞和茨木找了个机会特别认真地谈了谈。当时他们谈了什么大概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但在那以后他们的关系就越发密切融洽起来,甚至有传言说他们其实已经变成了情人。不过这点从来没有谁去直接询问过他们,是真是假也就无人知道了。

 

平乱后晴明决定办个答谢宴宴请所有与这事相关的妖鬼,于是就在一个郊外地方让自己的小纸人在那里搭了些桌椅,而且考虑到席间一些关系不好的妖可能会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晴明还特意画了一个能暂时束缚起大部分妖力的结界以保安全。

 

樱花妖和桃花妖为了这次聚会特地酿了好几埕花瓣酒带了过去。又香又甜的妖酒虽然度数其实很高,但颜色很淡,味道更是比较像蜂蜜水而不是酒,特别有迷惑性。为此她们都注意着不让年纪较小的妖接触到妖酒。不过当茨木伸手去倒了一杯酒时,大家都理所当然地没有阻止。

 

事后检讨时,桃花妖坚称这是最近她犯过最大的错。

 

茨木喝完一杯桃花酒表示这真的算是一种非常不错的饮料。得到了大妖称赞,其他小妖都很高兴,于是就很热情地给他再续了几杯酒。直到之前去了找荒川商量事情的酒吞回来一把拿走茨木的酒杯,他们才意识到可能出了点问题。

 

“茨木?茨木,告诉我,你喝了几杯酒?”

 

茨木眯眼笑着,细看之下他白皙的脸和上面的妖纹比平常红了点,一双金黄的眼睛里漾着水汽的确像是有了几分醉意,但至少他开口时听起来还是非常清醒的。

 

“挚友你回来了?你也该尝尝这出色的妖酒,虽比之你的葫芦酒远远不及,但也另有一番趣味!”

 

辛苦酿制的酒被说成远远不及他人的,桃花妖心中百味杂陈,有点生气又有点委屈。

 

酒吞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后解释道茨木大概已经喝醉了。他弯下了腰半扶住自己的鬼将,用力把他拉了起来。

 

“本大爷一直都说酒量不好你就别多喝,现在连这种小姑娘喝的酒你都能喝醉,你说丢不丢人?好了,我们去找安倍晴明他们告辞,让你这笨蛋回去休息吧。”

 

(顺带一提,此时其他正喝着“小姑娘喝的酒”的男妖们都感到膝盖一痛并放下了酒杯。)

 

茨木乖乖站起,稳稳跟着酒吞走向场地中央晴明坐着的位置。围观的妖鬼其实心中都觉得茨木的酒量应该不俗,而且他现在看上去再正常不过,酒吞这时便要带他离席有些小题大做了。甚至还有些想得比较多的妖暗暗揣测,觉得鬼王是因为与荒川之主谈得不顺利所以想借题发挥。


万万没想到到达晴明他们的酒桌旁后,茨木突然挣脱酒吞的手一下子跃上了桌子,神情严肃地高声道:

 

“诸位,吾有要事要与大家宣布。其实,吾一直以来最大的梦想并非扶持鬼族,而是——要成为当红男子偶像团体的主唱!”

 

在场群众感到难以置信并万脸懵逼。

 

酒吞绝望地揉一揉脸,整个人半趴在桌子上拽着他的裤子想把他拉下来。“你上次不是还说要做爱情美发师的吗……唉,对对对,知道了,你先下来,回去再说。”

 

茨木捂住腰带摇摇头往后退了几步,一脸坚定。

 

“不!我的挚友,这件事我实在不能再瞒住你们了,今日趁大家聚首一堂,我要勇敢地展示我的才艺!作为妖界最强男歌手,首先我要为含辛茹苦一直照顾其他小妖们的姑获鸟演唱一首——《烛光里的姑姑》!”茨木手上的鬼火球眨了眨,接着忽然就闪现出了一段短片并播放起了背景音乐。白发大鬼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接着就开口高声唱道:“噢姑姑~战场上的姑姑!你的黑发泛起了霜花~噢姑姑!挥动伞剑的姑姑!你的脸颊印着这多牵挂 ~” 


平心而论茨木的歌声其实不错,而且以一个醉汉而言也算是感情充沛,可是刚刚修炼出金鸾鹤羽形态顶着一头白发出现的姑获鸟对此一点也不欣赏;事实上若不是她不想对喝醉的妖出手而且场地设了削弱妖力的结界,此刻答谢宴大概已经一片鸟飞茨跳。

 

酒吞万分痛苦地捶了下桌子。碍于形象他不想也跳上去,但站在地上他又捉不住突然变得特别灵活的茨木,只好转而向后喊道:“找个能驱散负面状态的过来,看看能不能控制住他!”

 

大部分的妖正捂住嘴乐得看戏,只有几只比较善良的妖在群众中找了雨女过来,打算让她哭一哭试着清走茨木的醉酒状态。可是谁也没想到醉酒并不算一种负面状态,所以茨木非但没有清醒过来,反倒在看到雨女时眼前一亮,鬼火球中的画面也变成了另一个场景,播放起了非常悲情的音乐。

 

“把爱,剪碎了随风吹向大海…有许多事,让泪水洗过才明白…天真如我,张开雨伞以为撑得住未来……”茨木已经再次调整好了表情,一脸深情地唱着。他金黄的眼睛漾着水汽,看上去几乎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大概可以去竞选悲情歌王大奖了。更过分的是他用妖术做出了一片雨女手中的雨伞飞走飘向了大海的幻象,还抬头挥手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本来只是礼节性哭一哭的雨女这就绷不住了,扔下了手中的雨伞放声大哭起来,于是宴席上空下起了毛毛细雨——也幸亏有晴明他们事先画的结界保护,才避免了大家都淋成落汤鸡。

 

部分小妖都受了点影响,伤心地拥簇着雨女远离了妖界新晋好歌手茨木。没了目标的他一瞬间有点茫然,随后就看到了正拿着面扇子像个大地主一样晃啊晃的荒川。

 

“荒川——嗝——之主!接下来这首是你的主题曲!来和吾一起唱吧!《我是一只小水獭》!”荒川的表情一僵,扬手就想飚一发游鱼过去,但旁边的惠比寿就扯着他的袖子说着他只是喝醉了不是故意的你想想老夫也常常喝醉对吧别跟他计较了,硬是阻止了他的暴行。

 

在他们拉扯着的时候,茨木的鬼火球已经切好歌了,他扬声特别激昂地唱了起来。“我是一只小小小水獭!不论怎么打我都是武大郎*~!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件仙女的衣服!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就在他唱着的时候,一直讨厌荒川之主的金鱼姬也特别兴奋地跑了过去开始跑着调地合音,于是场面就更加混乱了。

 

最后还是很生气的荒川之主就拎着金鱼姬带着他的一众子民提前离场了。现在还在现场的妖怪们,有些(包括其实觉得很好玩所以没特意制止茨木的晴明)觉得火烧不到自己身上还在看热闹,但另一些则有点想开始收拾收拾想在中枪前离开。

 

酒吞这时已经找了樱花妖和桃花妖过来,想看看她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解掉自己酿的酒。

 

茨木在荒川一众离开后可能唱得口渴了,俯身拿了个杯子喝了口青茶。看到樱花和桃花后马上又直起身子,杯子中洒出了点茶液。茨木像是看不到酒吞一样,一双好看的眼睛定定凝视两妖。

 

“太好了,吾正想起一首适合你们的歌曲——最强歌手乐于助妖的茨木童子,闪亮登场!”鬼火球中出现了一段新的短片,茨木又认真地用妖力幻化出了一片粉红的场景,樱花树上粉红的花瓣飘扬而下,好看得如诗如画。茨木开口,不久就成功以《樱花树下》中的“还记得樱花正开,还未懂跟你示爱”感动了樱花妖和桃花妖让她们泪眼相看地一同离开。

 

在那之后场面就更混乱了,茨木每次选的歌要不是揭了针对对象的短处气得对方拍案而起拂袖而去(例如向雪女唱《热情的沙漠》),就是以各种抒情歌曲让妖怪们一起合唱然后感天动地红尘作伴潇潇洒洒地离开宴席。

 

而一开始努力想制止茨木的酒吞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己坐到了一旁开始喝闷酒顺便看着茨木疯狂尬歌直到唱尽所有还在场的式神和阴阳师。在他激昂地以一首《倩女幽魂》送走骨女和络新妇后场内几乎已经空无一妖,只有被晴明留下收拾场地和照明的帚神和灯笼鬼躲在一旁瑟瑟发抖,担心下一个被点名的就是自己。

 

这时酒吞叹了一口气,放下酒盏站到了安静下来的茨木面前。

 

“好了茨木,演唱会已经结束了,下来我们回去吧。”

 

这时茨木才定睛看着酒吞,金黄的眼睛瞳孔放得极大,一副迷离的样子:“挚友——嗝,吾唱得好么?”

 

酒吞叹了口气,想着要安抚醉鬼就敷衍地点点头:“嗯,很好,不亏是妖界最强歌手。”

 

本来就笑着的茨木闻言显得更开心了,微微俯身看着酒吞:“太好了!既然吾的歌唱…技能已经如此的炉火纯青,吾就可以唱——专门留给挚友你的歌了!”

 

心想着你开心就好而且早已预料到自己会被黑的酒吞默许了,但下一刻就惊讶地抬头看向茨木。

 

鬼火球中放着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片段,而是他酒吞童子的画像:喝着酒的、笑着的、战斗着的、还有侧头微笑着的他。没有背景音乐衬托,茨木的声音原来有点单薄,而且他还唱得特别严肃,简直像是在唱军歌。

 

但这些都不影响酒吞认为这是今天茨木唱得最好的一首歌。

 

“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我只愛你,you are my superstar……你主宰,我崇拜,沒有更好的辦法 ,只能愛你,you are my superstar!”唱完结尾曲的茨木夸张地转了一个圈,然后因为醉酒失去平衡就直直地倒进了酒吞怀中。他趴在酒吞身上笑着喃喃说了句挚友真好闻后,终于闹够睡着了。

 

酒吞无奈地拍拍他一头毛茸茸的卷发,然后有点迟疑地侧头亲了下他弯曲的鬼角。

 

“……你也是。”暮色中,在灯笼的暖光照射下酒吞的表情温柔得惊人。他抿着唇稍微一顿后便把茨木整个抱起来,也动身回大江山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灯笼鬼想捂起自己的眼睛,但它甚至没有手可以这样做。

悲伤大得难以置信。

 

第二天早上酒醒后茨木对自己酒后的种种行为记得一清二楚,难为情之余也只得哭笑不得地派了手下的小妖去给昨天所有出席宴席的人道了声抱歉。

 

后来茨木酒后开演唱会的事就传遍了妖界,连没有出席答谢宴的妖鬼都能绘声绘色地描述出他唱歌的时候那骄傲认真的姿态和他崇高的音乐梦想,甚至有些大妖会拿这件事来跟茨木开玩笑。幸好鬼将大人在这方面的脾气也不坏,一开始说起这事时虽然会有点尴尬,但后来也释怀了;不过自此以后每逢聚会时大家基本上都会很默契地让茨木远离酒精。

 

至于酒吞和茨木那没什么人或妖听见了的互相表白,当然大家都不曾听说过……

 

但那又如何呢?他们自己记得就好啦~


-----------------------------------------------------------

相关小脑洞:

“酒吞大人,茨木大人平常多以鬼手作战,那请问到底他的鬼火球有什么用呢?为什么他要成天带着呢?”

“据他说他的鬼火球能连接异界,他能从中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所以他才舍不得放下那个球。”

“……原来鬼火球是智能手机啊。”

-----------------------------------------------------------

*武大郎:荒川之主被打中后语音的发音


评论(19)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