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花白

除了一發完小甜餅和小甜肉外什么都不會寫,YYS磕酒茨/雙龍組,全職主要吃周江

[YYS酒茨] 鬼王养了一只小猫妖

[YYS酒茨]鬼王养了一只小猫妖

鬼王酒吞x幼猫妖茨木  

很傻白甜,会牙疼那种!

顺便,关爱新人,求小红心、评论和关注~

———————————————— 

大江山之主酒吞童子是当今世上最强的三大妖之一。正值壮年的他行事随性,作风狠辣,常年带领着手下的一众妖鬼征战在外,十分威风。有说在京中他的名头不仅能止小儿夜啼,甚至连平素最勇猛的武士大人听见都会心中发寒。久而久之,人们也不敢说起他的名字,只敢私下提起‘那个无心的红色邪妖’。


‘无心’这个说法是一个据说见过鬼王却幸运地尚存世间的夜行商人提出的。那位商人回忆起那次巧遇时总是充满惶恐惧怕,只能吶吶道那是只‘无心恶妖’。人们想想妖鬼无恶不作,肯定是被邪念噬心了,所以这样说也不无道理,便都认同这个称号。


不过传说归传说,事实上这位鬼王是否就真的无心呢?


大江山一般的小妖们觉得是的,他们的王对什么都不关心。之前他有一天突然从外拎了一只未化形的小猫妖回来后他们还吓了一大跳,以为酒吞童子终于从哪个旮旯中找到了一丝怜爱幼妖的善心。这只被酒吞命名为茨木的小猫妖是只浅色的长毛猫,有着一双金色的圆眼睛,实话说长得挺好看的也很活泼,虽然妖力低微身上却又若隐若现有种不可忽视的气势,大大小小的妖怪们都很喜欢他。年幼的猫妖似乎特别喜爱酒吞的妖气,经常蹭在他身边打转,所以有一阵子小妖们看着鬼王和幼猫相处的场景,都以为他们很快就会上映养父子(或是主宠?)情深的戏码。


不过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酒吞对小猫妖根本就是爱理不理,从没有见过鬼王逗弄茨木或特意给他喂妖气。大部分时候他们能看到的是酒吞在前面昂首大步走过,而茨木就在后面小跑跟着,也幸亏茨木是只猫妖才能跟得上饲主的步伐。再说了,酒吞平日的其他行为与以往相比也没有任何改变,于是小妖们总结了:酒吞童子还是以往那无心的大妖,大江山养了一只他不知为何捡回来的猫仔对他基本上毫无影响。


然而时常能见到酒吞和小猫妖茨木的其他大妖对此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比方说在大江山的二当家星熊童子看来,绝大部分时候茨木猫都会跟在酒吞身边,特别粘人。而且小猫妖还喜欢成天喵喵叫挺吵的,连比较大咧咧爱热闹的二当家都觉得有点烦;可是一向喜静的酒吞竟然就一直纵容着小猫妖,不但不曾赶走他,甚至没有真正地骂过他,顶多只是在最烦的时候嘀咕一句 ‘你怎么这么多话呢?’后就由着小猫继续在他身边蹭来蹭去了。一次星熊去找酒吞汇报事情时,平素会认真坐好才议事的对方却一直都倚着鬼葫芦半躺;说完事了星熊站起一看,才发现原来小猫妖茨木正蜷缩在酒吞胸膛上午睡,酒吞是因为不想吵醒他才一直躺着。从此每当手下说酒吞大人不大喜欢茨木时二当家都会冷笑一声翻着白眼跑掉。


在大江山地位类似土地神的惠比寿爷爷则笑瞇瞇地摸着胡子,拍了拍身边的鲤鱼旗。酒吞之前就借去了他其中一面旗子放在自己的房中,藉由旗子这个媒介让卧房充盈着惠比寿滋养系的妖力。这种妖力对状态奇佳的酒吞自然没什么用处,可是对年幼的妖崽却能起引导修炼的作用。看着茨木从极幼小的妖团子期快速而且特别健康地长大,酒吞那里那面鲤鱼旗的用途也不言自明了。


在这件事上最有发言权的,却竟然是并非大江山一份子的山姥。之前山姥到访大江山,众妖设了宴席招待她,又把茨木小猫暂时关在房间里以免他出来捣乱。席间一向贪嘴的山姥提出想品尝一点酒吞鬼葫芦中所酿的酒。但是葫芦酒本就不多,每次酿制都要耗费酒吞大量的妖力,以妖鬼吝啬的天性他自然是拒绝了。


后来欢迎宴完毕,酒吞正与山姥聊着最近海那边出现的大妖时,被放出来的茨木就噌噌噌地自己寻着来到自家饲主身边。也不知道山姥发现了什么端倪,她突然提出了可以用一个让小猫妖更快速成长的方法以换取一小杯葫芦酒。意外地,酒吞童子被说服了。喝完神酒后山姥就拿出了一个她山上结的小妖葫芦。这妖葫芦能在提炼大量妖气挥发出温和但非常精纯的力量,对还没长成的幼妖再有用不过了;当下酒吞便凝了一大团妖气灌进小葫芦,差点就把它塞爆了。


之后他还挺严肃地跟茨木交代了一番:“乖一点拿好了这个,能让你快些长大变强。样子跟我的鬼葫芦差不多,能接受吧?”头上已经长出一点点鬼角的茨木歪歪头,伸出爪子扒拉了一下就把妖葫芦拨到了自己身边。看到茨木挺喜欢这个新玩具后,鬼王大人这才拿了根绳子将妖葫芦和小猫妖松松地绑在一起。


还有一件可能没有其他妖知道的事,就是茨木自己有一个酒吞模样的小布娃娃。在茨木再小一点不是很听得懂人话时,有一次酒吞要离开大江山数日,回来就发现茨木一副悲痛欲绝以为自己惨遭抛弃的模样,所以几天后便故作随意地从人类的市集弄了这么一个小玩具回来。


“茨木,这个是你的,你自己好好玩,别老是跟着本大爷了。”


话虽如此,平常这个布娃娃是被鬼王大人收起来的,只有在酒吞离家时才会把它拿出来塞给小猫妖,可见实际上这个布偶只被两只妖当成了偶尔用来暂时陪着茨木的小东西而已。


诸如这样的事其实还有不少。慢慢地,酒吞和茨木都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和他们那有点奇怪的相处方式。如果你问鬼王大人为什么要对小猫妖这般上心的话,他大概只会嗤笑一声。


“也不算是上心,只是妖生漫漫,难得看见个合本大爷眼缘的,当然是想……让他快点变大变强,别死得太快了。”


大江山上的鬼王,传说中是一只孤傲无心、对一切都漠然无视的红色邪鬼。

可现在你说,这个传说有几分是真实的呢?

————————————————————

评论(4)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