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花白

除了一發完小甜餅和小甜肉外什么都不會寫,YYS磕酒茨/雙龍組,全職主要吃周江

[YYS双龙组] 鸟居


荒以幻境隐藏了自己的身影坐在鸟居上低头把玩着手上的小鱼。 


这是他来到这片森林的第五天。在化妖后荒似乎看清了许多,行事越发恣意,而妖力似乎竟也因此提升。对人类的憎恶令他远离人群,却又偶尔会动用能力影响他们命运的轨迹,比方说让一对本该被拆散的恋人成为恩爱夫妻,再略以小小的诱惑令他们最终自己选择反目成仇。看见人类的自私、贪婪总会给他一种谜样的快意,但快意过后却是更深沈冰寒的怨愤和厌恶。 


荒会在这片森林停留,其实是因为森林深处供奉着的一位风神。这风神居住的神社在一条村落附近,而荒正是因为想对一位村民出手,妖气却被风神的神力所挡才发现他的存在。观察了几天他发现风神将村民都视作自己的子民,以神力形成风壁护佑着他们; 而相对地村民也很爱戴、信仰风神,差不多每天都有人到神社祭拜。 


荒看着一家人从鸟居下有说有笑地路过往神社走去,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这些可悲的村民发现风神不再能护佑他们,不知会不会就像自己为人时那些村民一样无情地抛弃神明呢? 


没过几天,荒对这条和平安静的村子就有些腻味了,打算离开。临行前他抬头看了看自己呆过几天的鸟居,鬼使神差般抬手遗下了一缕妖气化为一尾小鱼绕在鸟居顶部。在这以后他许是不想细究自己的举动,便匆匆离去。 


他本以为森林中的风神只是他旅程中不值一提的一段,很快就会被遗忘。然而荒重访这片森林也不过是几个月后的事。他之前留下的鱼儿有些躁动,那份预感和它所知道的都准确地传到了荒的脑海中——原来最近雨水太多令山顶的河流泛滥,河水随时可能淹没村庄,于是村民纷纷去祈求风神帮忙。 


对此荒暗自嗤笑,心中不以为然。风神的神力不算弱但也只能控制风,面对洪水却束手无策。想到这他又记起了自己数月前的想法,不禁有些感慨既又有几分劣质的期待。 


风神在拜祭的村民离去后在大雨中走出神社,站在了空地中间。风环绕在祂身旁,令雨水不能沾身。 


这却是荒第一次看见风神的样子。他是个看上去很温柔和善的年轻神明,有着一头浅色的短发,身穿宽大的蓝白色和服,背后一条红龙清晰可见,正是神力充沛的象征。风神看着连绵不绝的大雨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向村庄。力量比他强盛的荒自也继续隐藏身影,满怀好奇地跟随其后。 


到了村庄外风神扬起双手,一缕缕狂风被神力牵扯着,硬是钉在洪水要冲向村落的路线上;风神可以赐予子民小小风盾,自然理应也能结成一个保护全村的大盾。整个晚上风神不曾停歇,在村落离河流较近的那面做出了一面保护墙,身上的神力几近消耗一空,所凝的红龙也成了抹虚影。他最后托梦村长,希望村民最近不要离开村子之后,便回神社休息了。 


荒站在一旁撇了撇嘴。混了神力的风盾要防御区区邪物妖气自是不错,但想用来抵御大自然的洪水却实在太托大了。 


果然,两天后的夜里荒被一种奇怪的感觉惊醒,到村子旁才发现洪水已至,而风神之前布下的风盾被冲刷得濒临碎裂,他正在全力运转神力去修复风盾。然而过不了多久,他身后代表神力的红龙便变得越来越隐约,直至消失——显然地他已经再没有神力了。荒托腮听着水流哗哗地撞向风盾,每一下都将大盾削弱一些。正当他以为风神打算放弃时神明突然开口了,声音清晰而低沉。 


“吾以神之一目为祭祀,求取神力,以佑我子民山川平定——” 


荒大惊,再细看风神的右眼已空,流下了一行骇人的金色神血。只剩一目的神明颤抖着双手,凝成一条巨大的风带向河流的方向掷去,狂风掀走了一大段来势汹汹的洪水,迫使它改道。他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连身体都在颤抖,但还是再次费力地举起双手想加固风盾,不过这次不待发力就已力竭软倒,昏迷在地。 


荒咬咬牙,终于也是抬手动用了自己的妖力。他成妖后能改动人类的命运,多半用以行恶;但这次他探看了村民的命运后,却将那些本会被淹死的人的宿命一一改变。所幸风神本已做好了大半,他要救助的也不过村中比较倒霉的寥寥几人,不然要从地府手上抢那么多村民的命,荒也是吃不消的。最后他一面暗暗埋怨自己多管闲事,一面把昏迷的风神抬回了风神神社。 


在这以后,出于某种不明心态,荒把森林入口的鸟居当做了自己的家。他虽然还是会到处游历,但偶尔也会回森林看看。洪水过后,村民的感激和信仰让风神的神力重新充盈起来,但那祭献了的右眼却再也不会重生。神奇的是,可能因为荒也帮助过一些村民,因果就将村民的感激分了些到他头上,令他身后也结成了条神力妖气夹杂的红龙。当然,随着时间过去,红龙也慢慢被他的妖气影响变色了,染成水墨般的黑白色。 


过了两百年,荒发现会去神社参拜的村民越来越少了。人类总是善忘的,不会知道或记得二百年前一个小神明如何拯救了他们整条村子和所有村民。慢慢地他们都不再信仰风神、离开村落;风神神社日益破落,他的力量也慢慢减少。不过风神偶尔还是会孤独地站在森林入口的鸟居下,希望有一天会有子民来参拜。荒对此心中有些苦涩又有些愤慨。他很清楚再这样下去,风神就会失去神格消失;百年时光和护佑的恩情,最后仅仅再一次证明了人类的愚蠢和忘恩负义。 


看着风神独站森林中,荒有点想现身跟他说些什么。但风神这样的自然神和妖之间向来对立相克,两人见面可能会互相削弱对方的力量,而且他也想不到有什么话可说。心情恶劣之下,他决定要离开森林和风神,再也不回去了。 


又过了许多许多年,荒妖力越发精进,也结识了些别的大妖。让他困扰的是,他与其他妖怪切磋时经常会把对方扯进一个有山林、星辰和鸟居的幻境中。这个景象指向什么地方他很清楚,自然也知道那座森林中与自己经历有点相似的神社主人已成了自己的心结。 


最后荒以“回去看看那个小风神死了没吧?”为由,说服了自己回到那个地方。本来的村落已完全消失,森林深处的神社也只剩下一根爬满青藤的柱子,空无一人。 


荒敛目,心中一片冷意又是觉得讽刺,正欲离去时身后却传来一阵妖气。他回头便再一次看到了风神——或者说已经为妖,头上有角留着一头长发的前风神。风神身后的红龙也被妖气所侵染成了深黄色,正有几分好奇地打量着荒身后的妖龙。 


前风神笑笑平摊双手以示自己并无恶意后开口道:“你好,我叫一目连,是这里的……守护妖。你看起来有些眼熟,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么?” 


荒心想我几百年前就认识你了,我的妖龙和你的还系出一源呢,嘴上却只是淡淡地说道:“我叫荒,讨厌人类的妖。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我看着你从兴盛为神到堕落为妖,但到现在才知道你的名字——还挺好听的。

——————————————————————————————

这篇很久前就已经放上微博了,今天突然想起,就把它搬过来吧。

这是一个关于龙、幻境和他们俩相识经过的脑洞,我已经做好了被官方打脸的准备了!(所以能让他们在游戏剧情出现一下吗><)

另外我没有荒也没有连,对他们的了解是靠蹭别人传记得来的,有bug抱歉?

最后新人求红心、评论或关注:3

评论(4)

热度(92)